扒门女和弱势群体及是否民主有几毛钱的关系?

夜里手欠,翻看了一篇奇文《合肥女教师阻止高铁发车:她用自己的尊严,为弱势群体维护利益》。我看完后觉得无聊,点评了几句:写这种文章的人真特么垃圾,是不是这个女教师把飞机也拦下来就更能体现维护弱势群体尊严了呢?检票口没有关闭是你不提前几分钟等车的理由吗?鸡国人热衷用道德替代契约规则,神经病不分朝野。

引发一民主大神在我的朋友圈跳脚咒骂,从我的家人一直问候到祖上。还例举到美国这类事如何照顾弱势群体云云。

“这个体制本身的问题就是逼迫每一个人都去当歹徒,换做你也一样!”

“你是站着说话不腰疼!不追究体制的无人性,反而责怪被欺辱的老百姓!”

“……还他妈的整天写狗屁不通的文章。好好去……蠢猪……。”

这民主大神是从哪个圈里圈门没关好跑出来的呢?如此洗版咒骂,骂的那么铿锵有力,很有菜花啊!百思不得骑姐,民主了,就不需要列车时刻表了吗?

格瓦拉当古巴银行行长时盖大楼,说革命的群众可以减少上厕所的次数,所以大楼不需要那么多厕所。格瓦拉的建筑师说:先生,无论革命前还是革命后,人们上厕所的次数是一样的。

所以,不论民主前还是民主后,坐车要守时是一样的,就算有瑕疵,也不该扒门。

如今的交通法以照顾弱势的名义制定,导致路口时常瘫痪。我家门口的路口,行人凑够人数就过马路,红绿灯仅供参考。

鸡国人的理盲滥情,独独缺少常识。比如成都那开车找茬挨揍的女子该不该被揍?一些人同情心泛滥,却不去考虑马路是让人通行的,不是赛道。把高铁扒门这样的事情扯到民主制度也是脑子进水,是不是民主制度下,就可以把列车变成出租车,随叫随停?

自由首先意味着责任与承担及与他人恰当的边界和契约权利平等,如果连基本的规则意识都没有,什么样的民主制度也搞不成。民主也从来不是普世的价值,只有宪政民主才可能是,即规则在民主之前。

美国制宪时,不是一群人落座以后就开始讨论宪法条文,而是先讨论如何开会,先制定一个会议的规则,之后才正式讨论宪法。看看这个世界上有民主没自由的那些国家,就是因为群氓和缺少规则意识的人太多才导致的。而有规矩的地方,即使没有民主,也不会糟糕,譬如以前的香港。

鸡国高铁服务非常垃圾,也拿老百姓的血汗钱玩命糟蹋,但这些和这个女人不守规则有啥关系呢?是不是高铁产权明晰,服务变好了,她就受规矩了?她是不是弱势群体,和有没有契约规则意思又有啥关系呢?我上周带儿子闯了红灯,事后不断和儿子道歉。对就是对,错就是错,狡辩很无聊。

要知道,这个女人的行为不仅仅是她和铁路服务之间的关系,还有整车的乘客。没有人可以这样肆无忌惮的伤害权利平等的另一个个人。

一个正常社会首先是有常识感的社会。今天人们对鸡共的愤怒,无非是他们使用暴力胁迫和改造人的灵魂而扭曲了常识。

假设,这个事件中,铁路方没有尽到营运服务的责任,有错在先,但这是你扒着车门足足四分多钟的理由吗?那篇奇文说此女子是在维护弱势群体的权利,还有比这个更离奇的吗?十字路口是不是要为了照顾弱势群体,分人计时呢?

记得上半年有个在加国的“弱势群体”缺德老太太,在海边把螃蟹腿撅掉扔海里,只要螃蟹身子,被加国警察直接反拷,因为她没有捕捞证。

那澳洲虐杀袋鼠的人可能要面临四年以上刑期和一定额度的罚款,怪谁呢?

前段时间四十多个“弱势群体”在华盛顿州种大麻被集体抓捕。华盛顿州种大麻好像是合法的,但需要种植的执照。

鸡国人在海外闹的笑话又岂是这三件?我不过是简单例举,还没有说加州那些把慈善救济品领来街边售卖和没事儿唱红歌的垃圾呢。

即使是在民主社会,也是抓你没商量。

把一个蠢女人扒车门的事情扭曲成制度、民主、弱势群体等问题,这样的左棍附身,是不是另一种精分?你扒车门足足四分钟时,侵犯的别人的时间怎么算?

那位在我朋友圈打鸡血一样肮脏咒骂我的人,你真的搞清楚你口口声声说的民主是怎么一回事吗?就因为你这种人太多,我才决定要离开鸡国,搬到别的地方去居住,和你这样的人一个族群是一种耻辱。

就冲这类视规则为无物,动辄用无原则的情感替代理性思考,结果平等、尊严诉求超越权利意识的蠢货,你就明白,民主法治和这片土地没有一毛钱关系,所以我主张亡锅才是最恰当和实际的。

我本人不喜欢鸡汤,这句鸡汤我也不同意:“雪崩时,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但如果放到整体性败坏的鸡国,有一定道理。

忏悔吧,你、我、鸡国每一个成年人。

“高铁扒门女子”的罪过,谁是始作佣者?

昨日,微信上疯传一个视频。我不用多述,想必大家看题目已经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以前有扒飞机晚点的,也有扒公交车逼停车靠站的,到现在扒高铁的。本来我不想凑这个热闹,因为诸如此类夺人眼球的事件,在中国已经见怪不怪,说真的我也已经麻木了。各类口诛笔伐的言论早已充斥了朋友圈和网络各大小平台。总之她火了!也为这付出了代价–停职检查!

今天各大平台上,“高铁扒门女子”新闻成为第一焦点,排名在中央领导人之上,无意中她居然上了头条,比马容快多了。不少的文章站在道德的制高点上,不依不饶地在批判她的狂妄与无知,我有点安奈不住了。我想说说我的看法。

从视频中,可以看出,此女胆量过人,不管高铁列车组工作人员如何规劝,甚至推搡辱骂,她还是要我行我素,等她老公来了,车才能开走。为什么她会如此坚持,因为她知道,只要我不撒手,你列车就不能关门,你就得乖乖停下等我老公来了再走。

你认真看看视频中,她好像已经看见她老公来了,喊着“你快下来”,但老公没有下来,好像不敢下来或故意在看她的表演。说明两个问题,一是她老公明知老婆这样做已经违法了,过来会遭曝光,干脆就不下来了,任你老婆闹吧,牺牲你一个,幸福他一人。其二可能手头真有事要处理来不了,因为警察嘛,可以理解,经常有紧急任务,要么就是夫妻有情绪故意这样气人,但从视频上解读不出来,不像是夫妻闹情绪。

很多人说她傻,转签等下一趟就行了;有人说她霸道,那么多人劝都不行,不顾其他旅客的感受;有人说她胆子大,影响整列列车甚至全国列车的运行时间图也在所不惜;有人说她狂妄无知,万一列车上有人看不惯,揍她一顿还不可知呢,因为等车的人心情都很暴躁的;有人说她幼稚,那么多手机拍着,见光死的事件她难道从未知晓……

对,上面分析的都对,但你想过没有,一个小学教导处副主任,论官不官,又民不民的,怎么会有如此的底气敢这样撒泼呢?小学教导处副主任扒高铁的门,媒体就扒她的门。但是为什么媒体仅扒她,不扒下她哪来的这股勇敢呢?

弗洛伊德在《心理入门学》里曾经说过“我们有两种无意识–一种是潜伏的,但能够变成意识;另一种是被压抑的,在实质上干脆说,是不能变成意识的”。此女子能有意识到只要我抓住车门把子,不让关门,你车就开不了,说明这种意识是早已潜伏在她的思想里。这也就表明,在平时的工作、生活中,她受到这种现实的“实惠”已经根深蒂固,并且能够经常抓住要害,只要这个要害点抓住了,那就八九不离十,准能受益。她受益了,准确的说得逞了,车果然开不了了。她知道这车票就是契约,我不上车,你必须得等我上车。但她不知道,车票上有时间约定的,她已经违约在前了,但她不管这个!

是什么样的教育、环境、社会背景能让她有如此的“潜意识”呢?从弗洛伊德的精神理论分析可以得出,此女平时恩惠已成自然,自然转为习惯,是一种潜意识让她不自觉的每次都要强硬到底,直到成功得逞为止。所以她背后的警察老公及她的“副主任”一职,值得关注,这也许就是她长期潜伏下来最终转化为“意识”的深层原因。

为什么我们都敢骂她,而不敢骂形成她这种“潜伏”意识背后的那个东西,有人敢骂吗?为什么?不多说了,来,那个穿制服的,过来罚酒三杯了,下不为例!

如果这个社会取消特权,办事无需送礼,学习不必课外辅导,就医无需红包,晋级不再潜规则……,等等不文明现象,那还会有“扒高铁门”等事件发生吗?这些阻止中国进入文明社会晚点的人,是否也应该醒醒呢?列车的晚点,最终的受害者是否你也有份呢?从扒飞机到扒高铁,从扒高铁到扒公交车,再到扒你家房子,最终大家都是受害者,没有谁能逃得掉!这扒高铁门背后的水很深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