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报》:中美实非单打独斗 贸易谈判只求小成

万众瞩目的中美贸易谈判周四及周五一连两天在北京举行,由财长努钦率领的美方代表团大军刚到,围绕两国贸易争端升温的传言便满天飞,为本已艰难复杂的谈判添烦添乱。

《华尔街日报》报导,美国总统特朗普考虑发出行政指令,限制包括华为和中兴通讯在内的中国公司于美国销售电讯设备;美国国防部则以华为及中兴生产的智能手机对军方人员构成安全威胁为理由,禁止这两家公司的设备在美国军方交易平台出售。

另一边厢,全球最大农产品加工商之一邦吉(Bunge)向外界透露,中国企业已暂停购买今年收成的美国大豆,主要因为担心中美磋商谈不出成果,贸易战一旦爆发,中方将落实对美国采取报复行动,向进口大豆开征百分之二十五关税。

发生了中兴被针对性「夺芯」弄至「休克」,特朗普政府明刀明枪打压中国通讯设备商可谓路人皆见,但中美两国贸易谈判在即,美方制裁中兴、华为的行动非但没有收敛,反而变本加厉,难怪中方官员有言在先,北京不会接纳有预设条件的商讨,所指显然是美国代表团强迫中国放弃壮大高端制造业的长远计划,以及明码实价要求中方设法缩窄美国对华贸赤每年达一千亿美元。

特朗普行事虽予人不按牌理出牌的感觉,可是从钢铁及铝材关税处理手法,到上月接待先后访美的法、德领袖「亲疏有别」,处处反映狂人总统表面上任意妄为,实际上却运筹帷幄,每一步皆经过精密计算。以钢铝关税为例,原先是不分敌友广泛征收,其后发展成欧盟、加拿大、墨西哥、南韩等盟友获有条件豁免,能否永久免征则视双边协商结果而定。特朗普所以有此一着,显然是看准盟友不愿爆发贸易战,以关税为筹码逼其尽量满足美国的要求,其中南韩便因同意减少过剩钢铁产能,并透过配额自发限制对美出口,成功换来钢铁产品正式豁免进口关税。

欧盟态度保持强硬,对美国在钢铝关税限期届满后仅延长一个月大感不满,但在谈判进行期间,法国总统马克龙、德国总理默克尔,以至英国首相文翠珊,不约而同提出透过世界贸易组织(WTO)向中国不公平贸易行为采取适当行动;连同由始至终不获豁免、待遇与中国「看齐」的日本,美国的盟友为争取永久豁免钢铝关税,在新的限期完结前看来将板斧尽出,对华贸易立场渐趋一致。

值得注意的是,特朗普接待上月访美的法国总统马克龙排场十足,态度亲善,相比之下,随后到访的德国总理默克尔予人「纯为公事」踏足美国之感,在规格上相差极远。然而,据知情人士透露,默克尔于白宫椭圆形办公室与特朗普「闲聊」二十分钟期间,曾提出欧盟向美国科技巨企征收「数码税」(digital tax)的建议有商量余地,而推动这项税收最不遗余力的,正是力图取代德国在欧盟内龙头地位的法国。

由此可见,特朗普看似疯疯癫癫,惟对眼前形势看得甚通透,表面上重法轻德,当着全世界面前往马克龙脸上贴金,暗地里却在分化对手,目的是令欧盟在谈判桌上处于下风。再说,以日本与美国关系之密切,若非特朗普有意激发东京为争取豁免关税而配合美国枪口对华,在众多谈判对手中,美国何以偏要日本这个亲密盟友在钢铝贸易上跟中国「待遇看齐」?

美国经贸高层浩浩荡荡压境,表面看来好像山姆大叔「单挑」亚洲巨龙,惟从美国在钢铝关税谈判上的攻守铺排,到「三○一调查」处处针对《中国制造二○二五》,美方或明或暗也要做到让贸易伙伴难以置身事外,中美之争显然并非单打独斗。就如《世界是平的》(The World Is Flat)一书作者弗里德曼(Thomas Friedman)五月一日于《纽约时报》发表的评论所言,在特朗普及其贸易鹰派团队眼中,现在不进行这场斗争,等到中国变得太大时就太迟了。

按照这种观点,中美存在非常重大而深层的矛盾,透过一次谈判解决所有分歧根本不可能;美国向总值五百亿美元中国产品加征关税的计划若能在这次协商后暂缓执行,股市大概已可当好消息来炒。

美中展开贸易谈判 美议员:拒绝继续让中国占尽便宜

在美国财长努钦和贸易谈判代表莱特希泽等7名高级官员在北京与中国就美中贸易争端进行谈判之际,有国会议员呼吁美国采取行动应对中国在国家和经济安全上“邪恶的影响”(nefarious influence)。

来自佛罗里达州共和党籍参议员鲁比奥(Sen. Marco Rubio, R-FL)星期三(5月2日)在《华盛顿邮报》投书称,“中国在贸易上呈现出两种‘互相矛盾’的样貌,一个是希望能有公平的贸易和商业,另一个则显示了中国的真正目标。”

鲁比奥议员在投书中说,中国将目标锁定美国制造业,而终极目标是要主宰全球出口市场,包括人工智能科技、新能源和机器人等。

“美国无法继续盲目的容忍中国在经济上占尽便宜,”鲁比奥议员说。

美国国会多次对中国在美中贸易及贸易平衡等议题的做法表示不满。尽管川普总统本周派出了最高层级的经贸官员前往北京与中方官员进行磋商,但各界预计,美方官员将面临一场艰难的谈判。

中国商务部4月初宣布计划对包括大豆等农产品在内的106项美国商品征收关税,以回应川普政府将对价值500亿美元的中国进口商品加征关税的计划。虽然中国政府没有宣布有关计划具体落实的日期,但美国农业和相关产业已感受到中国方面的压力。

根据美国媒体彭博社星期三(5月2日)报道,随着美中贸易争端紧张关系升高,中国已开始停止购买美国大豆。彭博社报道引用美国商务部最新市场数据称,截至4月19日结束的两周时间里,中国已取消了6万2690公吨的大豆订单。

彭博社的报道还提到,中国已开始停止购买美国商品,并转向从加拿大和巴西等国家进口大豆等农产品。

面对美国农业所遭遇的冲击,鲁比奥议员表示,国际农贸市场将会自动解决供需平衡的问题。

“这可能会改变我们卖大豆到哪里去,但最终全球农业市场是存在的,”鲁比奥参议员说。“如果中国决定从巴西或阿根廷购买大豆,那原本向巴西或阿根廷买大豆的买家就会转来向我们购买大豆。如果中国转向新卖家购买,那新卖家原本的客户就会自动转向我们购买,这些会自动解决的,但我们还是要强调不平等的问题。”

来自纽约州共和党籍众议员里德(Rep. Tom Reed, R-PA)在接受美国电视采访时称,美国现在不会继续在贸易问题上让步。美国必须致力于改善贸易不平等的问题,他也相信美国农民有足够的弹性和抗压力应对中国的行动。

根据美国农业部的数据显示,中国是美国第二大农业出口市场,美国大豆一直以来则是销往亚洲国家的最大宗商品之一。

参议院司法委员会主席,艾奥华州共和党籍资深参议员格拉斯利(Sen. Chuck Grassley, R-IA)5月4日发表书面声明表示,“美国必须对抗中国不公平贸易的行为,但如同我曾经所言,如果联邦政府采取的贸易举措将直接对特定美国民众造成经济打击,那美国政府有责任帮助这些美国人并减缓伤害的影响。短期而言,行政当局应准备采取行动协助农民在报复行动中所受到的价格冲击。长期来看,行政当局应该协助农民寻找新的外国市场。”

格莱斯利议员同时是参议院农业委员会的成员。大豆为艾奥华州主要农产品,而中国则为美国大豆最大出口国家,占大豆出口近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