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别人雪中送炭的钱给自己锦上添花仅仅是一种缺德的事吗?

这段时间,著名演员袁立事件成为大众关注的热点,有人为袁立的义举击节叫好,为那些反对甚至抹黑袁立的个人与机构大加讥讽。特别是浙江卫视故意“精神病”袁立更为世人所不齿。坊间传闻浙江卫视《演员的诞生》节目已被相关部门停播了(下周起)。还有早上传说国家成立硒肺专家组。这些事情看起来似乎对袁立的行为是一种正面的肯定。

硒肺这是一种非常难治疗的职业病,而且越是后期,病人越是痛苦,可谓是慢性癌症。能得硒肺病的,几乎清一色是底层的劳动人民,有钱人会去下矿井打工吗?用现在流行语讲叫“**人口”,而这病悲剧的问题恰恰因为他们是“低级阶层”,导致了整个社会对他们不闻不问,他们几乎成为被边缘化的人。他们的职业注定了他们的收入不高,而且得了这病还要花巨资才能维持生命,甚至年纪轻轻就告别人世。在他们的血泪背后,没人能感受到他们的悲苦,而袁立作为公众人物,她出现了。

袁立的出现如清风拂面,让人神清气爽,与她高雅、秀丽的形象辉映成章,她关爱硒肺病人的公益事业,让功成名就的她更上层楼,可谓锦上添花。她本可以牵着宠物、挎着香奈尔皮包、踩着高跟鞋、扭着性感的臀部,漫不经心的走在北京的王府井大街上;她可以认个干爹、换换男朋友、上上《演员的诞生》节目……等等等等。然而她没有,至少目前为止,我还没有看到网上有晒出她“坑爹”、“换男友”等绯闻,这让我对娱乐界的偏见有了一次新的认识。但不知道这种偏见是否会彻底消失,看后续结果了。

袁立的义举,目前舆论似乎已经定性。站在她对立面的那些国际著名演员,公交车等,我觉得毫无讨伐的必要。因为她们就是为金钱而诞生的。在她们的眼中,不择手段的出名、吸金藏富、攀附权贵是她们一生的追求。所以如果想通过袁立的行为,来影响她们也象袁立一样,投身于关爱劳苦大众事业,这无异于从她们身上剥掉一层皮。所以讨伐谁也不必去讨伐这些无义的戏子,她们中大多数人就是为了娱乐、取悦众人、博取眼球的“演员”,她们与艺术无关,更谈不上“慈善”。既然她们无义,那我们就无情,彻底不要关注他们,看他们还能“著名”多久。

正因为戏子的无义和无情,我很少正视他们。我更关注的是,这些硒肺病人他们的结局。他们为了几个养家糊口的钱,不惜以生命的代价,进作坊、走工厂、下矿井。他们以自己的青春换取微薄的回报,来养家糊口,而最终老无所依,得病后跪地等死,还要不断的耐受病情的折磨,他们的代价应该由谁来买单?是由袁立来承担吗?还是以袁立事件来裹挟其它艺人、社会来团体来给他们买单吗?

答案不言自明,我认为,应该是食利阶层!

这些食利阶层有企业主和从企业主身上得到不菲税收的国家!而不是利用道德来绑架那些不是发自内心心甘情愿的什么名人或企业。他们有这个义务吗?

这些食利阶层,他们是从这些底层的劳动人员身上榨取不菲的剩余价值而脑满肠肥的。他们本来就有钱,还拿别人雪中送炭的钱给自己锦上添花,他们的行为不仅仅是用缺德可以概括了,而是一种人性的泯灭!是对这些底层劳苦大众的蔑视与傲慢。对这些违规操作的企业,视人命如草菅的企业主,应该罚他个倾家荡产,让他子孙八辈都还不起,这样才能刹住这种不择手段的掠夺!而不是口诛笔伐,对无关的第三方来个道德绑架。不要为博取眼球,大肆渲染,唯恐天下不乱。

那些拿别人雪中送炭的钱给自己锦上添花的人,有的已经赚的盆满钵满,大摇大摆的走在帝国主义上大街。他们的逍遥自在,换取了我们的义愤填膺。政治正确、道德至上似乎成了键盘侠每天津津乐道的题材,也成了街头巷尾茶余饭后的谈资。一阵口诛笔伐之后,生活仍将继续,硒肺患者的天价医疗费还要上交,病床上的呻吟依然回荡在寒冷的夜空,该给这些拿别人雪中送炭的钱给自己锦上添花的人讨个说法了!

呸!你一个深度精神抑郁症的病人说的话能当真?清空你!

全国政协委员,千万粉丝的大V崔永元先生,昨天他的微博被浪删的一干二净,仅留下了一个“呸”字!

崔永元新浪微博被清空后,他对1031万听众的第一句喊话居是1个字: 呸!

有人称这一个“呸”字荡气回肠,言简意赅,直抒胸臆!千言万语的鄙视如果精简到一个字,非“呸”莫属。

“呸”

时代的最强音

2017年度最佳汉字

这是崔永元浓郁而清澈并甘冽的一口痰!

对以上突发事件,我是这么看待的:

从任志强到崔永元,从无名小卒到明星、名人、大伽,只要你张嘴,必需要政治正确,否则封你没商量。更何况一个患有深度精神抑郁症的病人,他说的话能正确吗?清空了再说,免得你把病传染给健康的吃瓜群众,群众可是无辜的哈!

新浪微博斩钉截铁的做法获得了有关部门的一致认可与赞赏。本着对人民负责,对历史负责的态度,先把这张口就胡说八道的央视名人拿来祭旗,否则你以为央视比我新浪牛X,别把新浪不当媒体!

新浪这种高瞻远瞩的气魄与公正不阿的态度令山河失色、江水倒流!

清!再不行,封!看你小崔服不服!

你崔永元一个学文科的,你对转基因科学懂个毛线啊,你说的那都不是技术术语。你看肘子从化学方程式开始到基因分子片断,从宏观再到微观,说的头头是道,点评有理有据,满口之乎者也。你一个傻X,自己掏钱出国拍摄,找几个老外来证实转基因的食品有毒不能吃,还信口开河,说什么有人给你2亿的封口费,不让你再说。怎么不把钱给我们吃瓜群众呢?典型的妄想症。你真傻啊,换了我,先把钱收了,自己买绿色食品吃不就行了吗。为何还要跟人家扛下去呢?你瘦不拉几的胳膊能扭的过大腿?

清!再不行,封!看你小崔服不服!

你以为你做了几期的《实话实说》就牛X了?你看看人家朱军,那个节目叫什么来着,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把情煽的母猪都快发情了。你却实话实说,呵呵,结果呢,自己没落好,得了抑郁症,还不能治好。你说过,有几次想自杀,这样生不如死。那不简单了吗?你不是说吃转基本粮食有毒会死,你就使劲吃吧,不用自杀了,连买安眠药的钱都可以省下来了,这不是好事吗?

所以你不要怪新浪微博,他是在拯救你,是在安抚你。万一转基因粮食吃不死人,你不就后悔了吗?所以清空你的微博是对滴,虽然你的微博下有那么多支持你的吃瓜群众,但真理总是掌握在新浪微博少数人手里!对于那些吃瓜群众,他们都是不明真相滴,他们除了吃瓜,还有什么能耐?所以,你不要带着情绪工作,好好反思目前工作中的不足,多看马列著作,用辩证的思维来看待这个世界,不要被西方的反华势利所利用,要相信我们的制度,一切是为了人民,一切都是从人民的根本利益出发的,这一点是不会错滴!

清空你的微博,就是在拯救你失足的你,在拯救你的灵魂,组织培养你不容易啊。你应该感谢组织对你的宽宏大量,没有组织,你什么也不是!

清空了是好事,真的,小崔。你看看,现在网上到处贴着你跟袁立的合影,就差马路边上电线杆没有贴上。估计是吃瓜群众现在经济条件不咋滴,没钱打印你们的相片,否则你就是城市牛皮癣中的logo了。

圣贤说的好,“男女授受不亲”,都有家有室的人了,这样群众看见多不好,会影响家庭安定团结滴。所以我们出于对你个人声誉和家庭稳定考虑,决定清空了你多年积攒下来的微博,这是对你的保护,出于对你负责的精神才这样做的滴。你应该感谢新浪微博,没把你放头条曝光已经是开恩了。

说实在的,我们对转基因食品也是一窍不通的,截止目前为止,还没有哪个权威的学术机构认定转基因对人体是有害滴。所以我们现在搁置争议,共同发财。先给你2亿,我们吃着看看,实在不行,关了不就行了吗?所以吃转基因食品,要从娃娃吃起。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这么粗浅的道理,你小崔不懂?

所以,我想说:呸!你一个深度精神抑郁症的病人说的话能当真?清空你!

温馨提示:以上内容为妙无言一家之言,仅供参考,不喜勿喷!

袁立,一个近日倍受追捧的中国演员、中国病人


袁立怪浙江卫视把她的表演剪辑的让自己看起来像个精神病人,其实袁立就是个精神病人,这个时代的病人,只是病得还不算太严重。

 

不正常的人多了,正常人就不正常了。那么多女演员都没做的事,你做了,当然会让自己看起来像个病人,那么多女演员做做样子的事,你把它当真了,还持之以恒了,你当然就是个病人。那么多人都没选择救助尘肺病人这个公益领域,你选择了,你要是没病,岂不是让大家看起来有病。

 

不是说一个人做公益了,大家就要把你看的圣洁无瑕,这点恰恰是袁立反对的。她没把公益或者说没把自己做的公益看得多神圣,这件事更像是内心的一次自我救赎。她是一个女演员,但她没有表演公益,公益也没有给她换来表演机会,她是实打实的在付出,更何况她在公益领域,选了一个最不受人待见的救助尘肺病人。

 

我家有个亲戚是尘肺病人,他是坑道老兵,年轻时没感觉,上了年纪感觉呼吸吃力,去省城大医院检查说是尘肺,但是大医院没有资格出具鉴定报告,必须要当地职业病防治所出具,才能去申请救治,而当地职业病防治所并不肯这么做,他就像那个开胸验肺的尘肺病人张海超一样走投无路。当然,他并没有学张海超开胸验肺,因为我告诉他,你这样做,相关部门也不会替你心疼的,你再做一次同样的事,媒体的兴趣会降低很多,很有可能得不偿失。后来还是各种托关系解决了这个事,他一直不明白的事,“当年我们为国家……,怎么现在……”。

 

我觉得我们有必要回顾一下张海超开胸验肺这件事。2004年8月河南新密市人张海超被多家医院诊断出患有“尘肺”,但由于这些医院不是法定职业病诊断机构,所以诊断“无用”。因为企业拒绝为其提供相关资料,在向上级主管部门多次投诉后他得以被鉴定,郑州职业病防治所却为其作出了“肺结核”的诊断。为寻求真相,这位28岁的年轻人只好跑到郑大一附院,不顾医生劝阻铁心“开胸验肺”,以此悲壮之举揭穿了谎言。 其实,在张海超“开胸验肺”前,郑大一附院的医生便对他坦承,“凭胸片,肉眼就能看出你是尘肺”。

 

最终张海超获得了企业的赔偿,但这个结果并不是因为你开胸验肺的“壮举”让企业良心发现,而是其壮烈程度使得媒体介入了,舆论压力又使得卫生部督导组介入,才使得整个事情得到了解决,只不过,为张海超开胸验肺的医院却没有好果子吃,2009年8月,河南省卫生厅通报批评诊断出张海超“尘肺合并感染”的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并对其立案调查。通报称,郑大一附院在不具有职业病诊断资格的情况下,进行职业病诊断,违反了《职业病防治法》。听上去毫无毛病,处理得合规合法,但我总觉得这里面谁有病?暂且算我头上吧。

 

袁立是在网络上了解到开胸验肺的事之后,才开始关注这个群体的,最初她想要找个公益组织捐点钱,但是参与公益多年的她,看了太多,听了太多,“有点不敢捐了。”后来她注意到了王克勤发起的“大爱清尘”并与他取得了联系。2015年7月,原本在杭州消夏的袁立随着“大爱清尘”一路辗转了湖北、陕西数个“尘肺村”。这让她原本只是想找个可信公益组织然后捐钱的初衷发生了偏离,转而成为了一个尘肺病公益事业的志愿者。这不是有病吗?

 

在澎湃新闻早年的一篇报道里这样记录着袁立的言行:当向阳村徐德地在又黑又潮的床上向她倾诉时,袁立忍不住拥抱了他……。“拥抱不能解决他们实质的问题。只是说我们不嫌弃你,我们想要表达善意。除了给他们钱,更重要的是给他们和他们的家人心理上的支持。”尽管随行医生提醒袁立,尘肺病人常有肺结核等并发症,离太近会被传染。“我心想,其实真正得了肺结核也不怕,因为肺结核是好治的。”这不是有病吗?

 

在袁立的一次公开演讲中,她说了这么一段话,“我希望尘肺病人和留守儿童问题能被真正的解决,让他们跟我们享受一样的教育和医疗水平,我觉得这是一个真正的大国该有的形象和人文关怀……。要替不能说话的人发言,维护孤苦无助者的权益,要替他们辩护,按正义判断他们,为贫困缺乏的人伸冤。”别说是一个女演员,一个普通人要说这些话,都会被当成病人,放着优越的生活不珍惜,却要谈一些权益、正义、贫困、伸冤,已经病入膏肓。

 

一个病人之所以是时代的病人,是因为他们对时代了解的太多,而时代能给他们的太少,就像尘肺病人、初中毕业的张海超说过的一句话,比很多知识分子看得都透彻:“法律的尊严,不在于它修改得多完美,它的条款多流畅,而在于它在现实当中是不是能执行。”这是很朴素的认知,再简单不过的道理,但有些人就是不明白,或者是假装不明白。

 

有人说袁立做公益是玩票作秀给自己贴金,这种质疑是正常的,毕竟那么多女明星都在这样做,但了解了这么多年她所做的那些事,听她讲了对这些事的看法,我觉得她就是一个正儿八经投入时间、精力、金钱做公益的生了病的女演员,她说过,“我觉得我们帮助人,可能不仅仅是从这个账上转到那个账上的钱,而是我们要去实地去勘察,实地去拉着他们的手慰问他们,而且需要一个长期长期的跟进。”很多公益人的认知也都不如她这个女病人。

 

我们不需要拔高袁立,我想袁立也不需要谁来拔高她,她就是个正常人,她有自己的坚守,也有自己的担忧,“有一天,我被抓起来了,(你们)记得要来给我送我爱吃的火锅啊”,是一句调侃,也是一句忧愁,这并不是什么杞人忧天,更不是受迫害妄想症,了解这个时代的人,了解这句话意味着什么。

 

在其他国家,明星关注公共话题,参与公共事务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但在我们这,却是很不正常的事,要么完全视而不见,要么有选择性的参与,要么有组织性的参演,而像袁立这样的女演员,无疑就是有病的。粉丝们也是非常宽容的,常常护着偶像,“明星也是人,你们不要侵犯他的个人隐私”,如果真没人报道明星私生活,最着急的还是你们粉丝吧?况且对于公众人物而言,还有个公众知情权吧。很多公共知识分子也有这样的毛病,被批评了几句,就立马跳出来说自己有消极自由,有不关注社会议题的权利,真是不要脸啊,当初你乐呵呵的披着公共知识分子的光环,享受着精神名誉,享有了公共资源,现在需要你承担责任的时候,你跳出来说我也是个普通人我有懦弱的权利我有消极自由,你还要脸吗?消极自由是赛亚.柏林在《两种自由概念》中正式提出的,柏林在论述消极自由时,指的是在正常社会里知识分子应该坚守的价值,而在一个非正常社会里,知识分子首先应坚守的是积极自由,积极自由和消极自由不仅不对立,还是紧密联系的。

 

左春和之前说过,“能够拥有消极自由的确令人向往,可以与世无争,学人可以醉心学问,独步古今。但是,没有政&治自由的消极自由是不存在的,最多是一种消极躲避,在这里,“消极自由”完全是一种精神自慰,因为你逃不脱政治权力的侵害。我们文化的博大精深竟然在这里体现出来,为了无限度忍受黑暗,可以移植如此体面的说法来为自己开脱。本来是鲁迅已经命名的苟且状态,经这么轻轻松松地一包装,完全没有了屈辱,一下子就高大上起来了。”

 

跟很多粉丝替自己的偶像辩解“他也是一个普通人”一样,我记得当年很多“大知识分子”评价前温总时说,“他首先是个老人”,我真是操了,他首先是个总%理好吗?而且在公共议题里他只能是个总%理,评价一个总理好不好,标准就是他的治理水平,而不是他穿着朴素,不是他轻车简从,不是他一顿饭只吃一个菜,不是他一双鞋穿了十几年……,作为“知识分子”你们只看到了这个正&国级老人的一脸悲伤?只看到了他的眼眶含泪嘴角抽搐?你们真是愚蠢且虚伪,你们怎么看不到这个国家还有那么多没有行政级别的老人的不幸?你们如此“热爱老人”,特别是那些名老人权老人,你“热爱”他们,他们夸你“懂事”,他们的“果汁”自然就可以分你一半,你的“热爱”和他的“分果汁”行为,是不需要讲什么道理的,这就是隐藏在尊老爱幼温馨感人场面下的潜规则,你们给他们抬着轿子,等着他们从轿子里扔出赏钱,即便“老人们”故去,你们依然乐此不疲,因为死去的老人们还有孝子贤孙,你们就是这片土地上的食尸人。

 

一个人活得稍微久一些,就容易被误解成年高德勋,再加上些许名气,就很容易德高望重了。这就是这个时代被强硬统治下精英阶层的生存法则,每个人都必须假装正常,假装生活美好,假装充满阳光,一旦有人捅破这层窗户纸,抱歉,是你病了。轻则你不适合这个圈子,重则你不适合这个时代。有一个地方,专门为你们这些不懂事的病人而建。在演艺界,袁立就显得特别不懂事,你不懂事不要紧,但你的不懂事已经打了同行的脸,既有老前辈的脸,也有同辈的脸,还有晚辈的脸,他们如何容得下你。

 

不论是支持还是反对袁立的,大概都不太了解袁立的病,他们把这当娱乐新闻消化了。社会大众其实对于很多公共议题并不感兴趣,更多的时候是无法理解,所以在一些很朴素只需要朴素正义就能理解的事情上,他们往往被二手的学者搞懵圈,以至于很多时候他们并不在意也懒得去搞清楚学者们在说什么,他们判断的标准是:这个学者好温和,说的一定是对的;这个学者风度翩翩,说的一定是对的;这个学者穿的好简朴,说的一定是对的;这个学者活了一百多岁,说的一定是对的……。社会议题下的大众需要的只是一种心理按摩,我称之为心理大保健,谁能按的他舒服了,他就买谁的账,他并不具备从专业角度来判断哪一方是正确的能力,当然,他也不需要具备这样的能力和素质。

 

好吧,我又戾气了,我也病了。想给这个时代治病的袁立,被这个时代确诊为病人。而她只是这个时代病人中的一种,还有一种病人病得更厉害,他们无法显示,比如“南方傻瓜”甄江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