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虽为美国第一大债主抛不抛美债利损难决

中美贸易大战乌云翻滚,中国强硬警告重炮回击美国总统特朗普的关税惩罚。中国拥有巨额美国国债,是美国国债第一大债主。中国是否大量抛售美国国债以抗击美国的贸易关税多次提上日程,但专家警告此举利弊难分需要谨慎。

据东森新闻今天报道,多家分析认为持有大批美债的中国,一旦美方在贸易问题上持续进逼,拋售美债可说是应对特朗普的大绝招。不过,北京涉外人士警告,拋售美债或许是种手段,却得面临两大困境,一是各国正减持美债,拋售出去怕找不到买家、二是若要真拋售美债,可能致使美方误判,认为北京真要在贸易问题上扯破脸,中美关系恐怕就此玩完。

报道引据美国财政部2017年数据,截至去年12月,中国在美国国债持有量已攀升逾1200亿美元至1.185兆亿美元之间。

截至今年4月,中国在美债持有量减少58亿美元,但仍是美国最大外国债权人。

仍据涉外人士指出,中国出售美债的可能性很小,如果中国大量出售美国的资产,可能会使美元利率上升,对全球经济将产生巨大影响。

报道指值得玩味的是,就在中美贸易战一触即发之际,中国央行于今突然宣布定向降准0.5%。也有分析认为,北京可能会促使人民币贬值,改善中国在贸易战中的被动局面,获得更大的迴旋空间。

分析认为,尽管此举将有助于中国经济免受美国关税影响,但可能会产生严重的政治和经济冲击,也可能重新引发一轮资本外流。

分析:抛售美债 可能成为全球贸易战武器

美国总统特朗普对进口钢铁和铝征收高额关税的计划引发金融市场震荡,并激起了有关一些贸易伙伴可能通过抛售美国公债加以报复的担忧。

如果中国、日本和其他国家突然决定减持美债,市场可能会陷入困境。这些国家向来利用通过对美贸易顺差得到的美元来购买美国公债。

分析师和投资者周五表示,如果贸易伙伴在特朗普采取首个重大保护主义行动之后实施这种报复行动,将适逢海外美债需求对于抵消预期中的美国联邦借款需求激增至关重要的时刻。

“这些威胁是真实的,”Invesco驻纽约首席全球市场策略师Kristina Hooper说,“我们需要更多的海外需求,而不是更少。”

分析师和投资者认为,可以肯定,如果抛售美债的话,北京、东京和其他海外央行也不太可能抛售一空。他们表示,各国可以焚烧自己的美国债券投资,但那样将无法再从华盛顿获得有保证的收益。

“他们已经拥有许多美债。他们会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Brandywine Global Investment Management的投资组合经理Jack McIntyre称。

不过,美国贸易伙伴持有逾四分之一的美国未偿公债,未来他们可能利用这点做些什么,不单单是债市面临的重大风险。

美国公债收益率(殖利率)是计算股票和其他资产总回报的参考基准。通常来说,收益率上升,股票价格下跌。银行和其他放贷机构也常用公债收益率,来确定抵押贷款和其他贷款的利率水平。上个月美国抵押贷款利率触及四年高位。

**”高压”反应**

特朗普周四宣布将对进口钢材和铝分别征收25%和10%关税,这引发贸易伙伴国对其采取不公平的贸易保护主义作法的强烈抗议;但此举受到国内生产商的欢迎,认为将可打击其他国家存在问题的出口行为。

“这是一个高压反应,”Insight Investment的资深投资组合经理Jason Celente表示。

特朗普的关税计划细节仍不清楚,Celente表示,在遭到共和党议员和严重依赖钢铁和铝的美国产业批评之后,关税计划可能根本不会实施。

尽管如此,特朗普周五在推特上称”贸易战是好事且能轻松取胜”,而且各方的口水战升温。加拿大和欧盟表示准备采取反制措施,而中国则敦促特朗普保持克制。

“由于财政部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需要利用资本市场来弥补几个月前通过的大规模减税议案的影响,需要的规模也更大,所以这项举措的时机将很糟糕,”Raymond James的固定收益资本市场主管Kevin Giddis表示。

预计去年12月通过的大规模税改预计未来10年将导致美国债务负担增加高达1.5万亿美元,而上个月达成的两年支出协议将增加3,000亿美元赤字。

截至2017年年底,外国政府拥有4.03万亿美元的美债,占14.47万亿美元未偿还公债的近29%。

美国财政部数据显示,美国的两大贸易伙伴中国和日本,也是美债最大的两个外国持有者,截至去年12月合计持有2.25万亿美元。

根据美国统计局,2017年美国对中国的贸易逆差高达3,750亿美元,对日本为690亿美元。

**公债收益率上上下下**

对贸易战的担忧令美股受惊吓,并导致美元下跌。

债市周四和周五的回应则是涨涨跌跌,投资人先是买进美债避险,打压10年券收益率至三周低位。

他们之后在周五又反手卖出美债,主要是因为担心日本央行可能会退出超宽松货币政策,也是为了下周的大量公司债供应预留空间。

不过一些投资者和分析师表示,交易员越来越担心外资会以卖出美债或减少买入的方式来进行报复,这种焦虑情绪可能开始发挥影响。

“你不能排除这样的情况。这有点让市场心神不宁,”McIntyre表示。(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