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议院通过防务法案,特朗普与中国的中兴通讯展开战斗

美国参议院周一通过了716亿美元的防务政策法案,支持唐纳德特朗普总统呼吁建立一个更大,更强大的军队,但与中国电信公司中兴通讯。

由共和党控制的参议院以85-10票投票赞成年度国防授权法案(NDAA),该法案批准美国军费,但通常被用作广泛政策事务的工具。

该法案在成为法律之前,必须与众议院已通过的法案协调一致。这一妥协措施必须由双方通过,并由特朗普签署成为法律。

考虑到必须通过立法,2019年财政年度参议院版本的NDAA授权基础防务支出为6,390亿美元,用于购买武器,舰艇和飞机以及支付部队等资金,另外还有690亿美元用于资助持续的冲突。

参议院今年提出了一项修正案,该修正案将杀死特朗普政府允许中兴通讯与美国供应商恢复业务的协议,这是共和党领导的参议院几次改变白宫政策的几次之一。中兴通讯的规定不包括在众议院版的NDAA中。

虽然得到特朗普的一些共和党人以及一些民主党人的大力支持,但这项措施遭到白宫及其控制众议院和参议院的一些亲密共和党盟友的反对。

如果特朗普游说共和党领导的国会反对,它可能会面临一个困难的途径被纳入最终的国家发展援助局,正如他预期的那样。

共和党和民主党在中国国家安全委员会达成协议后,就中兴通讯公司违反美国对伊朗和朝鲜实施制裁的高级管理人员达成协议,表达了对国家安全的担忧。

美国政府今年早些时候对中兴通讯实施了禁令,但特朗普政府达成了一项解除禁令的协议,同时正在与中国谈判更广泛的贸易协议,并期待北京在谈判中支持北韩的核武计划。

共和党人汤姆棉花和马科卢比奥,民主党人查克舒默和领导参议院推动中兴通讯条款的克里斯范霍伦在表决后表示,他们对支持感到“鼓舞”,并补充说:“这对我们至关重要众议院的同事在向会议前进时在法案中保留了这项两党制规定。“

但最终的NDAA可能只包括一项不太严格的规定,包括在众议院法案中,这将禁止国防部处理任何使用中兴通讯或其他中国公司华为技术有限公司HWT.UL的电信设备或服务的实体。

外国投资规则

参议院版本的NDAA还试图加强美国的外资机构间委员会,该委员会对交易进行评估,以确保其不会危及国家安全。

该法案将允许CFIUS扩大可审查的交易,例如,对许多拟议交易进行强制性而非自愿性审查,并允许CFIUS审查敏感军事场址附近的土地采购。

参议院NDAA还包括一项修正案,禁止向土耳其出售由洛克希德马丁公司(LMT.N)制造的F-35联合攻击战斗机的修正案,除非特朗普证明土耳其没有威胁北约,从俄罗斯购买防卫设备或扣留美国公民。

由于美国牧师安德鲁布兰森的监禁以及从俄罗斯购买S-400防空系统,参议员包括了该立法。

该措施还包括一项修正案,禁止美国军方向也门的沙特领导的联盟提供空中加油支持,除非国务卿迈克庞佩证明沙特阿拉伯正在采取紧急措施结束也门内战,缓解人道主义危机并减少对平民的危险。

造船商通用动力公司(GD.N)和亨廷顿英戈尔斯工业公司(HII.N)可以从法案获得弗吉尼亚级核潜艇所需材料的预先采购授权中受益。

特朗普宣布将对2000亿美元中国产品追加10%关税(附声明全文)

特朗普总统星期一宣布,他已下令美国贸易代表找出价值2千亿美元的中国商品,另外追加10%的关税。

特朗普说,一旦法律程序完成后,如果中国拒绝改变自己的做法并坚持按照最近宣布的计划对美国产品征收新关税,他宣布的这些关税就将生效。

特朗普上星期五宣布将要对价值500亿美元的中国进口产品征收高额关税。中国政府随后宣布要对价值500亿美元的美国进口产品加征关税。特朗普星期一针对中国的这一报复措施做了追加关税的宣布。他说,中国显然无意改变其与获取美国知识产权和技术有关的不公平贸易行为。

特朗普总统关于美中贸易的声明

我在星期五宣布了对500亿美元中国进口商品征收关税的计划。征收这些关税是为了鼓励中国改变301调查行动中所指明的在技术和创新方面的不公平贸易做法。这些关税也是使美中贸易关系走向平衡的初步措施。

然而不幸的是,中国决定对500亿美元的美国出口商品加征关税。中国看来无意改变与获取美国知识产权和技术有关的不公平做法。中国不是改变这些做法,而是威胁没有任何过错的美国公司、工人和农民。

中国的这一最新行动明确显示,它决心把美国置于永久性的不公平劣势。这一劣势反映在3760亿美元的庞大贸易逆差中。这是不可接受的。必须采取进一步行动来鼓励中国改变不公平的贸易做法,对美国货物开放市场,并接受更为平衡的美中贸易关系。

因此,我今天指示美国贸易代表找出2千亿美元的中国货物,加征10%的关税。这一法律程序完成之后,如果中国拒绝改变做法,并坚持实施最近宣布的对美国产品加征关税的决定,对中国的这些关税就会生效。如果中国再一次加征关税,做为回应,我们将对另外2千亿美元的中国货物加征关税。美国和中国的贸易关系必须要比现在公平得多。

我和习主席的关系非常好,我们将继续在许多问题上合作。但是,美国绝不可以在贸易上再被中国和世界上其他国家占便宜了。

我们将继续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工具为所有美国人打造出更好、更公平的贸易体系。

特朗普口中的金正恩:从“疯子”到“十分可敬”

华盛顿——不到一年前,特朗普还在猛烈抨击朝鲜领导人金正恩是一个“疯子”,屠杀本国人民的凶手,还因他进行核试验蔑称他为“小火箭人”,取笑他发胖的身材。

周四上午一早,特朗普就喜气洋洋地说,金正恩很“好”,因为他同意释放三名关押在朝鲜监狱的美国人,而且能这么早释放也是很“不错”的——这是一件“大好事”,表明金正恩有终结国家孤立状态的意愿。就在做出这些评论两周前,特朗普称赞金正恩在讨论即将到来的峰会时“十分可敬”。

眼下特朗普和金正恩正在准备下月在新加坡的那场史无前例的会晤,在他的言辞猝然反转的同时,美朝关系的动静开合也正迎来重大转变。这也突显了总统非黑即白的世界观——一个非好即坏、非友即敌、没有多少中间位置的单调构想——过快地将一个残酷的领导人接纳为值得尊敬的谈判伙伴,也引来了人们的批评。

“我们有了一个新的起点,”特朗普在马里兰州的安德鲁斯联合基地(Joint Base Andrews)说,在这里,他安排了一场让电视现场直播囚犯半夜抵达的炫耀场面。“从没有像这样关系,”他补充道。

批评人士立即将这个言论视为总统正在被金正恩欺骗和击败的证据。

“我们不能因为他们归还了几个人就被愚弄去赞扬朝鲜政权,这些美国人本来就不该被关押,”纽约州民主党领导人、参议员查克·舒默(Chuck Schumer)。“听到特朗普总统说金正恩对美国人很好,让人非常担忧。”

正面和负面兼有的、过于夸张的信息,这对特朗普来说并不新鲜。他1987年的书《交易的艺术》(The Art of the Deal)就称“虚张声势”是一个十分关键的推销技巧。

“人们愿意相信某个东西是最大的、最棒的、最惊人的,”这本书写道。“我把这叫做‘真实的夸张’。”

作为总统,特朗普将这一风格与他个人独特的外交政策手段结合了起来。看起来,他深信自己凭着阿谀奉承、表现尊敬、迎合自负的本事可以征服全世界——他自己也乐在其中。

白宫官员本周表示,特朗普已经明确表示,他不愿在释放在押人员的事情上做任何让步或谈判,并相信金正恩终归会尊重这一立场,做出正确选择。

“在外交上,人们上一秒互相大骂、下一秒高唱‘欢聚一堂’(kumbaya)的情况并不少见,但总统的惊人之处在于,他在两个方向上都比别人更进了一步,”杜克大学(Duke University)政治学教授、曾在乔治·W·布什(George W. Bush)政府担任国家安全官员的彼得·D·菲弗(Peter D. Feaver)说。“我认为这说明他坚信我们该打破标准玩法——我们对朝鲜什么都试过了,都没用,那为什么不试些不同的东西呢?”

特朗普对金正恩使用的正面和负面语言打破了外交沟通的常规,顺带也提高了核谈判的赌注,这一点很少有人会有异议。

“为了吓唬金正恩坐到谈判桌前而给出十分负面的评价,转变为了现在为使他达成协议而作出的极其谄媚的评价,”前中情局分析师、现为国际战略研究中心(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朝鲜问题高级研究员的苏密·特里(Sue Mi Terry)说。“这实在是太夸张了。这两种方式,都是任何一个总统都不曾使用的。”

这样爱恨交织的动态从特朗普2015年还是候选人的时候就开始了,当时他形容金正恩是带着核武器“坐在那儿的疯子”,必须解决。特朗普成为总统后,这样的侮辱仍在继续。2016年,特朗普称这位朝鲜领导人是一个“坏家伙”。在那年夏天金正恩试验了似乎有能力抵达美国的远程导弹后,他的谴责变得更加激烈。

“这家伙的生命中就没别的事可做了吗?”这位总统在Twitter上写道。几周后,他誓言如果朝鲜继续威胁美国,他就要倾倒“世界前所未见的炮火与怒火”。

接下来的一个月,特朗普把他街头打斗式的语言带到了联合国,再次威胁金正恩。“火箭人正在为自己和他的政权执行一项自杀式任务,”他说。不久,他又在一个竞选集会上再次修饰了这句话,将朝鲜领导人蔑称为“小火箭人”。

他的顾问们私下里对这一言论表示怀疑,担心总统的警告和侮辱可能会加剧与金正恩的紧张关系——金正恩以脸皮薄闻名——以至于加速核危机的恶化。

现在,人们的担忧转到了另一个方向,那就是,特朗普正在导致人们对他与金正恩取得突破的能力产生过高的期待,他所能依靠的只有他所夸大的融洽的个人关系。他可能无法实现突破。

“问题是,这给人一种感觉,他非常迫切地想与金正恩达成一项重大协议,所以他愿意做任何事情,”特里这样评价特朗普。“我认为他无法控制自己。”

特朗普的传记作者迈克尔·德安东尼奥(Michael D’Antonio)表示,特朗普从小就习惯于用夸张的言辞进行威胁或奉承,通常是推销什么东西,往往是他自己。

“我真的认为,这两个人说的是同一种语言,”德安东尼奥在提到特朗普和金正恩时说。他还表示,这次峰会会把两个非常专注于自己的形象、无法容忍蔑视、痴迷于奉承的领导人聚到一起。

“所以,我们会在新加坡见证一场自恋二重唱,他们也许是地球上唯一非常熟悉这首歌的两个人,”德安东尼奥说。“他们会唱给彼此听。”

特朗普总统就联合全面行动计划发表讲话

外事接待厅(Diplomatic Reception Room)

美国东部夏令时间下午2:13

特朗普总统:我的美国同胞们。今天,我准备向全世界通报我们为防止伊朗获得核武器进行努力的最新情况。

伊朗政权是头号支持恐怖的国家。该政权出口危险的导弹,为中东(Middle East)各地的冲突推波助澜,支持真主党(Hezbollah)、哈马斯(Hamas)、塔利班(Taliban)和“基地”组织(Al Qaeda)等恐怖主义代理人和武装分子。

多年来,伊朗及其代理人对美国使馆和军事设施发动炸弹攻击,杀害了数百名美军人员,同时对美国公民实施绑架、监禁和酷刑。伊朗政权通过掠夺本国人民的财富,为其长期统治下的混乱和恐怖提供经费。

在该政权的种种险恶行径中,危害最大的莫过于试图发展核武器及其运载工具。

2015年,上一届政府与其他国家一起就伊朗的核项目达成协议。这项协议被称为联合全面行动计划(Joint Comprehensive Plan of Action)。

从理论上说,所谓的“伊朗协议”理应为美国和我们的盟国提供保护,避免受伊朗疯狂的核弹威胁。这种武器只能对伊朗政权的生存造成危险。实际上,该协议允许伊朗继续进行铀浓缩活动,随着时间的推移就能达到核突破的边缘。

该协议解除了对伊朗经济的严厉制裁,换取对该政权的核活动施加极为脆弱的限制,而且对该政权的其他恶劣行径毫无限制,例如其在叙利亚、也门等世界各地的罪恶活动。

换言之,在美国能够施加最大影响的情况下,这个灾难性的协议使该政权——这是一个极为恐怖的政权——获得数十亿美元的款项,其中有一些实际上是现款——对我作为美国公民和美国全体公民都是很大的嘲讽。

当年完全可以很容易地达成一份建设性的协议。但这份协议并非如此。伊朗协议的核心是一个巨大的谎言,认为一个杀人如麻的政权只希望发展和平利用核能的项目。

今天,我们有确凿的证据表明,伊朗的承诺本来就是一个弥天大谎。上星期,以色列公布的情报揭示了伊朗长期隐瞒的真相,确切说明伊朗政权试图发展核武器的真相和历史。

事实表明,这个协议充满凶险,一厢情愿,原来就不应该出现。这个协议没有带来安宁,没有带来和平,而且永远不可能达到这样的目的。

自协议达成后几年来,伊朗的军事预算 增长了几乎40%,与此同时经济一败涂地。制裁解除后,这个独裁政权利用新的资金建造具有核能力的导弹,支持恐怖主义,造成了中东各地和其他地区的浩劫。

这份协议的谈判拙劣之极,即使伊朗完全遵守协议,该政权仍然能够在短时间内达到核突破的边缘。这份协议的落日条款(sunset provisions)完全不可接受。如果我允许这份协议得到执行,中东地区很快就会出现核军备竞赛。等到伊朗如愿以偿的时候,其他各方面也都想得到这类武器。

让事情更糟的是,伊朗核协议的核查规定缺乏应有的机制来制止、查明及惩治欺骗行径,而且甚至没有核查包括军事设施在内的很多重要地点的无限制权利。

该协议不仅没能制止伊朗的核野心,而且没能应对该政权开发可能运载核弹头的弹道导弹的活动。

最后,该协议对于遏制伊朗破坏稳定的行动,包括其对恐怖主义的支持,没有起到任何作用。自从有了这项协议以来,伊朗的血腥野心变本加厉。

鉴于这些显而易见的缺陷,我于去年10月宣布必须就伊朗核协议进行重新谈判或终止协议。

三个月之后,在1月12日,我重申了这些条件。我阐明,如果协议得不到修正,美国便将不再是协议一方。

过去几个月来,我们同全世界的盟友及伙伴进行了大量接触,包括法国、德国和英国在内。我们还同中东各地的友邦进行了磋商。我们看法一致,我们都明白这种威胁,并坚信绝不能让伊朗获得核武器。

在这些磋商之后,我明确地看到,我们在目前这项协议衰败、腐朽的架构之下无法杜绝伊朗的核弹。

伊朗核协议从根本上就存在缺陷。如果我们坐视不管,我们非常清楚将会发生什么。仅在短短一段时间内,全世界支持恐怖主义的头号国家就将很快获得全世界最危险的武器。

因此, 我今天宣布美国将退出伊朗核协议。

稍后,我将签署一份总统备忘录,开始重新恢复美国对伊朗政权的核制裁。我们将实施程度最严厉的经济制裁。任何帮助伊朗谋求核武器的国家也都可能受到美国的严厉制裁。

美国将不会被核讹诈所胁迫。我们将不会让美国的城市受到毁灭的威胁。而且我们绝不会让一个叫嚣“美国灭亡”的政权有途径获得地球上最致命的武器。

今天的行动发出了一个至关重要的信息:美国不再发出空洞的警告。当我作出承诺时,我就会做到。事实上,就在此时此刻,国务卿蓬佩奥(Pompeo)正在前往北韩途中,为我即将同金正恩(Kim Jong-un)的会晤做准备。计划正在制定当中。关系正在建立当中。希望将会有一项协议,而且在中国、韩国和日本的帮助下,能为每个人实现一个极其繁荣和安全的未来。

我们在退出伊朗协议的同时,将与我们的盟国一道努力,针对伊朗核威胁找出一个真正的、全面的和持久的解决方案。这将包括努力消除伊朗弹道导弹项目的威胁;制止它在全球的恐怖主义活动;以及阻止它在中东各地的威吓性活动。

最后,我要向长期处于痛苦中的伊朗人民传递一个信息:美国人民与你们站在一起。这个独裁政权夺取政权并将一个骄傲的民族置于其掌控之中已经有将近40年。令人悲哀的是,伊朗8,000万公民中的大多数人从未经历过一个通过与邻邦和睦相处而繁荣并且令世界仰慕的伊朗。

但是,伊朗的未来属于伊朗人民。他们是丰富的文化和古老的土地的理应继承者。他们应该拥有一个能充分追求他们的梦想、弘扬他们的历史和荣耀天主神灵的国家。

伊朗领导人自然会说他们拒绝进行新协议谈判;他们拒绝。没问题。我如果处于他们的位置,大概也会这样说。但事实是,他们会想要一项新协议而且是持久的协议,一个惠益于整个伊朗和伊朗人民的协议。如果他们愿意,我也做好了准备,愿意并有能力这样做。

伊朗可以出现大好的前景,我们所有人在中东所希望的和平与稳定可以出现大好的前景。

苦难、死亡和破坏已经够了。让它们在现在结束。

谢谢各位。上帝保佑各位。谢谢各位。

(签署总统备忘录)

问:总统先生,这如何使美国更安全?这如何使美国更安全?

总统:非常感谢。这将使美国安全得多。非常感谢。

问:蓬佩奥国务卿将把被拘留的人带回国吗?

总统:谢谢你。蓬佩奥国务卿正在,就在此刻,前往北韩。他很快将抵达那里,的确也就是——大约一个小时。他将安排会晤。我们已经订下会晤时间。我们已经把会晤确定了。地点已经选好,时间和日期。一切都已经选定。我们期待着非常大的成功。

我们认为与北韩正在建立起关系。我们将看看一切有怎样结果。也许有,也许没有。但这可以是对北韩、韩国、日本和全世界的一件了不起的事。我们希望一切取得结果。

非常感谢各位。

问:美国人被释放了吗?

问:总统先生,美国人就要回家了吗?

总统:我们不久就都会知道。我们不久就会知道。如果他们获释,那是个了不起的事。我们不久就会知道。非常感谢各位。

结束

东部夏令时间下午2: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