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兴如何成为了中美地缘政治对弈的核心?

特朗普总统已表示,他将帮助挽救中国电子产品制造商中兴通讯(ZTE)。美国官员上个月惩罚中兴之后,这家公司已处于崩溃的边缘,惩罚的原因是中兴违反了美国对包括伊朗和朝鲜在内的国家的制裁。

下面介绍一下这家英文名称略不顺口的中国电子产品制造商是怎样变成北京与华盛顿地缘政治对弈的核心的。

ZTE是什么?

中兴通讯设备在世界上大多数地方并不是一个家喻户晓的名字。这家英文简称ZTE的公司,以生产主要是在发展中国家销售、但在美国也有销售的廉价智能手机而闻名。

然而,中兴的名子在电信技术领域仍有相当大的分量。它是销售蜂窝网络设备的两家中国公司之一,另一家是华为。中兴有约7.5万名员工,自称在160多个国家有业务。

这让它成为北京的地缘政治上的一个重要棋子,它既是一个创新者,也是国家投资海外项目的建设者。如果中国想改善与某个发展中国家政府的关系的话,政府通常会向该国提供用于采购中兴设备建立蜂窝网络的贷款。

它是如何违反法令的?

从长远来看,中国希望中兴这样的公司能够成为帮助中国摆脱对美国技术公司依赖的主力军,北京把美国技术公司视为安全威胁,因为它们有帮助华盛顿对中国进行间谍活动的可能性。

技术产品的供应链如今已变得如此地紧密相联,以至于中兴生产的差不多每个产品中都有美国的零部件或软件——比如微芯片、调制解调器和谷歌的Android操作系统。所以,如果中兴把一部智能手机卖给朝鲜的话,它可能也在那部手机里把一个高通芯片卖给了朝鲜。那是非法的,因为美国的制裁禁止向禁运国家销售美国技术产品。

美国商务部在2016年公布对中兴的调查结果时,采取了一个罕见的做法,商务部披露了中兴违规行为的证据。一份有几位中兴高管签名的文件警告说,美国的出口法对公司来说是一种风险,因为公司在向“所有五个主要禁运国家——伊朗、苏丹、朝鲜、叙利亚和古巴”销售产品。

另一份公司文件中给出了绕过美国制裁的最佳实践流程图。去年,中兴承认了自己违规,并支付了11.9亿美元的罚款。

美国如何处置中兴?

美国商务部并没有因为巨额罚款而就此了事。

商务部官员上个月说,中兴违反了与美国的协议,因为中兴没有对违反制裁的高管进行惩罚。商务部说,不仅没有惩罚,中兴还向他们发了奖金,并在发奖金这件事上撒谎。作为惩罚,商务部禁止美国技术公司在未来七年向中兴销售产品。

这意味着,中兴的手机不能用高通公司的芯片或Android软件,中兴的移动设备也不能用美国的芯片或其他部件。据分析人士估计,中兴80%的产品里有美国公司的东西。中兴进入失控状态,上周宣布已停止主要经营活动。

为什么特朗普会介入此事?

美国总统并没有解释他试图帮助中兴的决定,只是提到许多中国工人有失去工作的可能性。但中兴的困境出现在一个复杂的时刻。

在正常情况下,这家公司的命运原本是商务部的一个法律问题。但特朗普政府正在迫使中国做出贸易让步。特朗普政府在与朝鲜达成协议上可能也需要北京方面的帮助,华盛顿和平壤正计划于下月在新加坡举行举世瞩目的峰会。

特朗普愿意出面干预的表示实际上已经暗示,对中兴的惩罚可能是与中国谈判的讨价还价筹码,而不是一个执法问题。目前还不清楚,特朗普是否会把要帮助中兴的表示付诸行动,也不清楚,如果他那样做的话,是否会得到某种回报。

是一次性的还是趋势下的一部分?

围绕着中兴的角逐,是世界上两个最大的经济体、中国和美国的关系上更深层次问题的象征。

中美两国都不信任对方制造的设备,尤其是在爱德华·斯诺登(Edward Snowden)披露了美国情报官员为进行窥探向美国公司求助之后。

随着一场技术冷战已进入严冬,这种围绕着紧密相联的供应链与分歧的利益的争论可能会越来越多。

中兴事件后重新思考中国向何处去

中兴事件发生后,我一直没有写文章,只是在微信朋友圈简单地谈了我的一点看法。这个事情对中国人震动太大,它的本质,并不在于中兴违反美国禁令,将内含美国制造的受限类配件和软件产品出口到伊朗,因为此前中兴为此支付了巨额罚款,而在于不讲诚信,没有认真履行和美国政府签署的惩罚合约。

中国人震惊的原因来自两个方面,一是中兴这样一家全球高科技企业因失信导致的代价实在太大;二是将中国的高科技一夜之间打回原形,国人发现,芯片等所谓的核心产业原来严重受制于人,中国和美国的科技水平差距太大。

于是出现了很多反思文章,有忧思是对的,但我看到的反思文章,基本局限在上述两个层次,即企业和产业或行业层面。我认为反思还应有第三个层面,即国家制度问题,也就是中国向何处去的问题。必须重新提出和思考这个问题了。

好企业和好制度

芯片之争背后,是中美两国国家制度的不同和冲突。

为什么这么讲,是不是显得有些小题大做或者故弄玄虚?

当然不是。没有确立一个正确的国家发展方向和框架,中观层面的产业问题和微观层面的企业问题,其实是解决不了的,因为在这两个层次的制度建设和政府监管中,就会失去价值衡量标准和坐标系,失去灵魂。人们看到,无论从整体还是个体来看,好企业其实同国家的好制度是连在一起的,西方国家的企业之所以普遍比发展中国家的企业守法、诚实经营、尊重消费者利益,并具有高得多的竞争力和创造性,原因自然有很多,但一个共同的背景,是西方的那套体制比发展中国家的体制更能促进企业合规经营,有激励机制。中国自己也是一个例子,为什么很多企业在走向世界的过程中,把国内的那套思维模式和做法用于对外投资,这是因为中国的制度大环境也是这样的。

因此,中兴事件的爆发,说严重点,实际是国家的发展方向出了问题。

不一样的中国

这并不是说中国没有方向。中共十九大为中国今后30年制定了发展目标,即建立一个富强民主文明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这个目标和方向如果只从字面而非其实际含义去理解,当然很好,然而,假如同中国几十年走过的路联系起来看,就会发生它有很大问题。最大的问题是方向和路径出现了偏离和分离。中国所理解的现代化,无论是作为目标还是路径,和人类已经走出来的道路,实际是不一样的。

迄今为止,现代化已经取得成功的是自由民主体制,它的样板是西方特别是美国,这套制度和国家发展学说比起人类曾经创造的其他形式来,不论从物质的丰富性还是对人的自由度来看,都要好。所以,它现在被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接受,包括经济上的自由市场,政治上的三权分立、法治和政党政治,文化上的言论自由等,西方国家称之为普世价值。是不是普世价值当然可以讨论,但至少它已经推广到了全球。

有没有比西方”普世价值”及其制度体系更高更好的呢?有中国学者说,儒家”大同”理想比自由民主更好。我也希望如此。但先不说儒家”大同”理想是否被中国的祖先实践过,从中国古代历史看,已经被自身的历史否定了。

西方的自由民主(事实上它现在不是西方的了)当然不是完美无缺的,实际上它有很多缺点,西方自己也在天天批判它。但至少现在它是最好的。未来或许有比自由民主更受大众欢迎的制度。中国就认为自己现在走的特色之路比西方的普世之路要好。如果这个新路真能走通,不仅是13亿中国人之福,也是世界人民之福。然而问题是,它真的比普世的自由民主制度更高更好吗?

路径之争

道理上讲,包括自由民主在内,不能规定只有一条实现途径,所谓”条条大路通罗马”,只要目标相同,从不同方向出发,是能够到达同一目标的。就好像人们去南极旅游,无论从东半球还是西半球,无论从美国还是中国,都可以到达。所以,人们没有理由去反对中国为人类探索一条新路。但它必须有个前提,即这条路比自由民主更好,至少是一样好,即使稍差一些,也能够和自由民主兼容,否则,世上已经有了普世之路,为什么还要跟着你走另一条路呢?

现在的情况是,这么多年来,中国走的这条路,给世人的感觉是,似乎故意要和普世之路反着走。

中国的”特色”之路体现在发展模式上,是国家资本主义,它和西方的自由资本主义正好是对着的。不是说西方的自由资本主义没有国企和国家干预,但人家的国企不仅在数量上比中国少得多,更没有像中国一样从信贷到政策得到国家的大力扶持。

至于国家干预,无论深度、广度,中国都要远超西方,国家就常常通过国企干预市场,此外还从政策、产业、环保、劳工、人权上等进行干预。中国为了经济发展或者做大某个企业和行业,可以牺牲环境和劳工、人权,有学者曾称中国的发展模式是低福利和人权模式。这就是中国国家资本主义的”特色”。

就单个企业来说,西方的企业和中国企业竞争似乎感到很吃力,因为中国企业背后是国家的力量,中国企业技术上缺乏核心竞争力,其核心竞争力往往在于国家支持。然而长远来看,这样的核心竞争力是没有持续性的,因为它缺乏创新最需要的自由,国家干预下的企业是不可能有自由的,而没有自由不可能有真正的创新,有的只是模仿。虽然国家可以用市场规模逼西方企业转让技术,但它无法转化成创新,所以就只能跟在人家的后面。中兴之痛就痛在这儿。

拒绝普世道路的后果

上海洋山深水港。中美贸易战特别是中兴事件,体现出美国等西方国家并不完全认可中国目前的发展方式。

为什么中国不走普世之路,一个根本的理由是,认为它是西方的,中国的国情特殊。美国说自己是上帝选民,”例外”国家,中国人也说我们是”例外”国家,有悠久历史,世界四大文明古国,只有中国的历史不曾中断过,中国在古代还创造出多么灿烂辉煌的文明,如今人口又是世界第一。这样的国家,不是”例外”国家谁又能是?为什么要跟在西方后面亦步亦趋?应当走一条自己的独特路,这才是中国对人类文明所做出的贡献。

然而,国情特殊论无论从逻辑还是现实来看,都是经不起推敲的。哪个国家的国情不特殊,难道世界上有两个完全相同的国家?如果这个说法正确,岂不是每个国家都要走一条自己的路?特别是如果从历史来论证中国国情特殊,更没有说服力。中国的历史固然特殊,但它带给人们的是什么?它确实创造过古代的辉煌文明,但它对人民的残酷、这个制度的腐朽,恐怕也是其他国家比不上的。

关键是,中国古代文明在盛唐后就开始衰落下去了,相反,其他文明,如基督教文明、阿拉伯文明在同期或之后崛起。从对人类文明和知识的贡献看,中国这个文明不仅远少于西方文明,甚至可能少于伊斯兰文明。所以,悠久的历史其实没有什么值得夸耀的,不过使人民受到更长时间的奴役罢了。即使要拿国情特殊做幌子,也不要扯上历史。中国的历史其实如鲁迅先生所说,是一个”做稳了奴隶和做奴隶而不得”的历史。中兴事件暴露出中国还处于这个历史的链条中。

我并不是主张中国一定要走西方的老路。如果中国不走西方老路,只要目标和方向指向自由民主,就算不喜欢这四个字,也没多大关系。如果能走出一条不同于西方的道路,民众能享受甚至比西方民众更多的权利和福祉,就是中国对人类文明的贡献。它证明世上确实不只有西方一条路能够实现自由民主。但假如中国要走的这条路在走过一半多后发现走不通,那还是老老实实跟着西方走,省得自己费时费力摸索,还得担心把自己的传统和历史走没了。看看日本、韩国和台湾,它们跟着西方走,可自己的传统和文化照样保留,没有人说他们的文化是西方文化,中国为什么要担心呢?

所以中国要重新校准方向。如果一定要走自己的路,我只能祈求上帝保佑中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