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下去,家破人亡;跳下去,一了百了

–关注妙无言公众号备用号–

X
点击此处添加图片说明文字

文|张颖怡

这几天,满屏性骚扰,秃驴有艳遇,尼姑爱出墙,疫苗靠边站,冰冰登大堂,教授来凑数,荒唐有一比。

这两天,我怎么老看到有病人频频跳楼的消息,是我的运气不好,老看死人的消息,还是“死”人运气不好,不得不频频跳楼,我有点坐不住,就打开电脑,记下这一历史瞬间。

免费医疗已经是老话题了,跟爱情一样,成了亘古不变的永恒话题。治病是为了挽救生命,而爱情是为了创造生命(丁克除外)。可见生命的伟大与价值。

爱情故事不管是凄凉的还是欢快,最终的结局,总让人回味无穷,遐想联翩,无论如何,多少还带有点甜蜜美好的感觉。

而医疗,却是我们心头挥之不去的痛楚,甚至是梦魇。

以下视频来自新京报,7月22号,有一患者,广东梅州五华县水寨桥一男子留下家属联系方式后跳桥自杀,因为得了癌症没钱治病。男子跳桥时不断大声哭喊,在距离男子不远护栏边放着纸条、手机、身份证等物品,纸条大概意思是这样写着“有人过线我马上跳,因为我想看家人和我兄弟和气”(部分文字被遮挡住看不清楚)。消防部门抵达现场时,该男子即从桥上跳下,先是身体砸到桥墩上,然后人掉入水中…,23号,尸体从水里捞出。

显然,因病致贫,家庭不睦!唯有一死,换取家庭和睦…

还有一视频因为无法通过审核,所以只能给图片了。四川成都郫都区,一位病人也是因为得了癌症,无钱医治,奋身一跃,从医院的6楼跳下。跳前他跟病友说了一句话“治下去,家破人亡,我死了,家人还可以活着,不被我连累”,于是一跳成古。

X
点击此处添加图片说明文字

昨夜我还看到两则消息,一个22岁的年轻人,月薪只有3000元,母亲得白血病需要80万元的手术费,因为不堪重负,跳楼自杀。他在水滴筹上这样写道:“看着以前笑容满面的母亲脸色蜡黄地躺在病床上忍受着化疗的痛苦,平时乐观开朗的父亲变得沉默寡言,十岁的弟弟哭着喊着找妈妈,我的心都碎了…

然后一跃而下,母亲还没死,他先母亲一步了!白发人送黑发,何等悲戚!

另一个也是从推上看到的,年纪轻轻的,才过完39岁生日,有两个年幼的孩子,却已经肺癌晚期,他到处求便宜药,因为他治不起。

更可悲可恨的是,在这复杂的医疗系统中,这些丧尽天良的奸商,根本不顾病人死活,为谋取暴利,居然向药房提供假生理盐水!这种假医假药屡见不鲜,为何屡教不改、屡抓不绝呢?问题到底出在何方?我们还有安全可言吗?

天堂很远,地狱很近。

有为说,连死都不怕,还怕活吗?

说的轻巧!

一个已经家徒四壁,举债连连,衣不蔽体、食不果腹的环境下,活着,还有尊严吗?住院卡上的钱没有了,护士一天几催,“某床某号,你卡上没钱了,赶紧叫家人充钱,要不明天不能给药了”,听着就多揪心哪!为了他一人活着,而且只能活几个月,他深爱的家人就要付出毕生的积蓄,省吃俭用,跟他一起受苦,一起下地狱!与其全家下地狱,不如自己先下地狱,至少还可以给家人保留一份做人的尊严。请看:《谁知道尊严已沦为何物?

所以,唯有一跳!

一跳解千愁,一跳救家人!

所以,天堂很远,地狱很近。

世界上共有二百三十多个国家和地区,没有一个国家像瓜国这样把幼儿、学生、病人和死人当做摇钱树,几乎所有的幼儿园、学校、医院和殡仪馆都变成了榨取民众财富的工具,让瓜国成为世界上唯一一个没有任何福利的国家。而这个掠夺的过程被堂而皇之地称之为改革,一纸命令即可!

知道是地狱却还要活着,知道是地狱还不能说是地狱,这才是真的地狱。

而胡鞍钢却硬生生地描绘成了超越美国的人间天堂!

为何大家唯独痛恨并炮轰胡鞍钢,这就是根源之一!

不学无术、低水平的专家何其多,胡鞍钢是何其屌!

自己国家的使命还没承担完成,就开始承担人类的使命。这种专家,张口国家,闭口民族的伪类,非蠢即坏,他无非是争取一袭护身符安度晚年,当他躺在棺材板上时,有一块镰刀斧子布作为裹尸布。不为苍生说人话,只为**唱赞歌的,早晚会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时间将见证我的预言!

我们就像推石头上山的西西弗斯一样,眼看石头快要推到山顶了,一阵风刮来,石头又滚到了山底,我们又得重来。我们好不容易积累的一点点微薄的财富,一场大病,一夜回到了解放前。所以有人说,我们跟地狱只有一场大病的距离。生命就在这样一件无效又无望的劳作当中慢慢消耗殆尽。

X
点击此处添加图片说明文字

孔子在《论语·季民第十六》

闻有国有家者,不患寡而患不均,不患贫而患不安。盖均无贫,和无寡,安无倾。”

意即不论有国的诸侯或封地的大夫,不应担心财富不多,只需担心财富分配不均; 不要担心人少,而只需提防境内不安宁; 财富分配均平,便无所谓贫穷; 人民和睦相处,便不觉得人少; 境内安宁就没有亡国的危险。

不患寡而患不均。

有人不需要交医保,却能常年住着高干病房。

我国去年(2017年)税收10万亿,可医保支出只有2000多亿;美国税收只有3万多亿,可是医保和社保支出就达到1.9万亿,我们交了那么多钱,最后这巨大的财富,都花哪儿去了,为什么没有钱给国人看病和养老?更让国民愤怒的是,在那2000多亿的医保支出中,有500多亿是240万人花了的,另外610万人花了1100亿,只有400多亿元是全国差不多12亿百姓花的!【注:本段摘自网络,因为根本无可靠的数据可查可对比,如有出入,请谅解!但我相信应该大差不差。】

X
点击此处添加图片说明文字

这些人花得心安理得,时不时还跳出来骂这些说真话的是汉奸走狗,美国那么好,为什么不去美国。说到痛处了,一言不合就删帖封号,美其名曰为了社会安定团结,维护绿色上网环境,这样的社会能安定团结吗?这样的上网环境是绿色的吗?股市已经绿了,为苍生说句人话也要“绿”了吗?自媒体人为了求生存,好好的文字被逼着截也了图片,以躲避敏感词过滤,如此的劳民伤财,前无古人!

为了给社会稳定作贡献,不给社会主义添乱,只有一跳!

没有人能改变这个世界,也没有愿意改变这个世界。

如果你改变不了世界,就改变自己。改变不了环境,就去适应环境

事实还真有,在微信群里就有这样悟性的瓜民,我觉得他疫苗打少了,应该多给他打几支。他确实在适应这环境。

世界上最毒的心灵鸡汤,居然现已成为共鸣。

好人就是这么堕落的,奴性就是这样炼成的。 其实就一句话:“要是掉到粪坑里,就安心吃屎吧!”

所以,下一个,跳的也许就是你的家人!

最后,我们来看看美国的医保制度是什么样的(以下内容整理自网络):

首先我们来解释一下美国的医疗保险制度。美国的医疗保险,分为公私两大块。大部分的美国人参加私立医疗保险。公司的雇员一般可以从几百家医疗保险公司当中,选择一家符合自己需要的保险公司购买医疗保险。

*雇主雇员分担*

由于美国医疗保险的费用非常昂贵,一般的做法是公司负担百分之八十到九十,个人负担百分之十到二十 。如果公司效益好,比如在网络经济红火的时代,很多高科技公司百分之百地负担雇员及其家属的医疗保险费用。

美国的医疗保险计划分个人和全家两种。如果你是单身,那就只需要购买个人医疗保险计划。如果你有家室,那就可以买家庭保险计划,每个月交纳的费用也相应多一些。一人购买,涵盖全家,包括配偶和未成年子女。

*保险费*

交纳医疗保险费一般占收入的多少呢?以美国首都华盛顿为例,根据2005年美国人口统计局公布的数字,美国大华府都市区家庭年收入的中线是89300美元,每个月中等家庭平均收入为7741元。医疗保险费一般由所在单位承担百分之80,个人负担百分之20,大概每个家庭平均每个月要从工资单中扣除120美元左右用于医疗保险,医疗保险的费用占家庭收入的百分之1.5。

*穷人老人*

从克林顿时代开始,美国医疗保健制度改革的话题此起彼伏,一直没有间断过。其中一个很重要的焦点就是由于医疗保险费用昂贵,很多美国人买不起保险。听众朋友们一定会问,低收入的美国人,或者退休的老年人,他们的医疗保险是怎么安排的呢?

低收入和老年人这两部分人通过参加政府的医疗福利计划而获得医疗保险。根据“全美亚太裔耆老中心”的介绍,国家医疗保健福利计划分为两种:一种是给老年人提供的,称为“老年医疗保险”(Medicare);另一种是为低收入的美国人提供的,称之为“医疗辅助保险”(Medicaid)。

先让我们介绍一下“老年医疗保险”的情况。申请老年医疗保险首先有年龄的限制:年满65岁才符合资格申请联邦老年医疗保险(Medicare)。参加这个计划不受收入和资产方面的限制。也就是说,百万富翁和工薪阶层的普通退休职工在参加联邦老年医疗保险计划方面是一视同仁的,而且这一计划一旦申请通过,一般享受终身

另一种专门给低收入家庭和个人提供的医疗保健计划由州政府负责,这种计划称为“医疗辅助保险”(Medicaid)。申请这种保险有一定的限制。

据纽约出版的中文报纸世界日报报道:以纽约州为例,单身职工每个月收入必须低于692美元,(相当于5536元人民币),资产在4150美元之下,才有资格申请政府医疗补助计划。不过这里的资产不包括汽车和住房,仅仅指各种银行存款的账户加起来的数字不得超过4千多美元。

换句话说,申请政府提供的“医疗辅助保险”(Medicaid),只要每个月的工资不够高,而且银行里面没有存很多钱,就可以申请医疗保险,对你拥有一部什么样的汽车和拥有什么样的房产并没有任何限制。

*急诊救助 无分贫富*

另外,我们还要介绍一下美国的急诊室。在美国看急诊,只要打一个电话,救护车就会呼啸而至,然后由急救人员把病人用救护车拉到急诊室抢救。

美国的医院奉行救死扶伤的原则,不论发生什么情况,先救人要紧。即使被拉进急诊室的是一名没有任何收入,没有任何身份的非法移民,医院急诊室的医疗和护理人员也不得追问病人的移民身分,也不会向移民局打报告,透露申请者的移民身分。美国国土安全部的相关人员也无权向医疗单位调阅求诊人的医疗和个人资料。

根据联邦 EMTALA 法的规定,任何医院的急诊室都不能因为无法支付医药费或非法移民身分而把需要就医的病人伤患送走,或拒绝提供医药救助。

另外,据有关专家的介绍,非法移民期间或者没有合法身分期间所累积的医疗费用,并不需要在以后归化成美国公民或取得合法身分时偿还;除非是用诈欺方式取得医疗补助。

*代价高 困难大*

不过,美国的急诊护理业近几年来也出现一些问题。美国华盛顿邮报六月刊登一篇呼吁改善美国急诊的文章。文章中说,美国的急诊室面临严重亏损的危险。约14%的急诊室病人没有医疗保险,约16%的病人有联邦和州府政府为穷人提供的医疗保险,约21%的病人有为老人提供的联邦医疗保险。半数以上医院声称,为这些病人提供急诊护理会导致亏损。

美国西海岸旧金山湾区的医疗卫生以及保险方面的专家孙晓光博士说,很多情况下,私人医院不堪重负,最后破产倒闭。

华盛顿邮报的文章指出,美国急诊护理业的问题除了经济方面的压力外,还有急诊室床位少病人多的矛盾,医院(尤其是农村地区的医院)常常找不到愿意去急诊室工作的专门医师,急诊室的压力和嘈杂的环境造成医生误诊等问题。有关专家呼吁成立一个新的联邦机构来管理急诊护理系统。

*揭示危机以消除危机*

美国媒体一贯以立法,司法,行政之外的第四权力机构自称,认为大众传播媒体的社会责任就是监督政府,媒体在危机到来之前喊狼来了更是天经地义的做法。

例如,众所周知,美国的教育体系,特别是高等教育,是世界各地莘莘学子深造的首选,然而美国媒体和教育界经常疾呼教育危机,籍危机感保持领先的地位。

防失联,请加本人微信号,加过好友的请勿重复添加:yingyi024

往期回顾:

妙无言:魅力川普,川金会后朝鲜的巨变

妙无言:留住刹那永远为你开,愿你来采摘!

被美拒签的饶毅教授说:你就不怕四面树敌吗?

谁知道尊严已沦为何物?